这篇文章静静的躺在我的QQ邮箱里快10年了,偶然间翻阅邮件,记录并存之如下:

迷恋一座城市

迷恋一座城市,享受乘坐地铁时那清凉空气的初速度和风驰电掣的末速度。

我站在站台旁,静静地等候列车的到来。回过身环顾四周是行人匆忙的身影和人们恬适如初的生活缩影。地铁呼啸着穿过,经过熙熙攘攘的站台时,可以忽然看见光亮,一桢桢快速抖动,而后便是一阵阵沁人心脾的凉风。这感觉其妙极了。

站台上的广告一闪而过,穿行于城市的人们,清甜的笑容湮没在连绵幽深的隧道中。列车中的灯光照亮前行中的道路。而我却在地铁上等待下一站,一站一站的等待,一站一站的前行,等待她的出现。此时的我思绪万千,脑中吟唱着阿杜的情歌:“我躲在车里手握着香槟,想要给你生日的惊喜,你越走越近有两个声音,我措手不及只得楞在那里,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,看到你们有多甜蜜,这样一来我也比较容易死心,给我离开的勇气,他一定很爱你。”

每当沉浸在地铁站里,想象自己像是个自由的离子,即使列车到站了,也喜欢徜徉在这种氛围中。每当走出地铁时,总是回过头,等待着她的出现,目光再一次怅然地停驻在地铁,浮动的电梯印证我的匆匆过客身份。爬出地铁,太阳暖烘烘地照在我的头顶,地铁被我扔在了脚下。

那属于地铁里的一切幻想,也随之为太阳烘干了。